图片系列
亚洲色图
欧美性图
自拍偷拍
激情图片
小说系列
都市激情
武侠玄幻
校园春色
强奸乱伦

132yy.com-婧倩馆-7rmy.com,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


  初秋,人来人往的大校园里,三个染着金发,耳上还穿着闪闪发光的耳环、身材状硕的男生,手上叼着根菸,跨坐在略显老旧的豪放上面,对着一群脸上洋溢着自负与自满的大一新鲜人品头论足。

  在大校园里,说起这三个人可是大家避之唯恐不及的坏蛋。

  梁智薰,大外文系,是三人中的老大,家境富饶不提,更是运动健将,要不是平常逞兇斗狠,连师长都看不过去,拳击队队长的位子恐怕就是他的。

  连震,标準的鼈三,平常唯老大梁智薰命令是从,好色成性,据说国中时因为强横一名同班女同学,被送入少年监狱,因表现良好加上颇有点小聪慧,竟给他捞到大品管系来念。

  宋理干,与梁智薰是从小玩到大的逝世党,老爸在梁智薰他爹的庆生团体上班,对梁智薰逝世忠,可认为他杀人放火面不改色。

  连震:干,今年的学妹怎幺恐龙比较多,是不是俏丽的女人都比较笨,没有什幺好货色,早知道就不要考太好,应当去辅大,听说哪里美女最多!

  宋理干:逝世色胚,去年那个经济系一年级的系花还不够你玩啊?昨晚你不是才把她操的哭爹喊娘,吵的我和老大睡不着觉,警惕精尽人亡喔!

  连震:别提了,你还记的去年她第一次被咱们绑到学校旁边的工地,那时候多清纯啊!连她男朋友都只有牵过她的手,小穴紧的让我差点刚差进去就喷出来,现在被咱们玩了一年,鬆垮垮的一点都不好玩,要插好久才可以让我射精,成果都爽到她,干!

  宋理干:有什幺措施,老大那话儿确实教人心服口服,粗大的吓人又持久,还记得那妞儿第一次帮老大吹喇叭,嘴巴张到快脱臼还只能含住一半,足足吹了一个小时,等到我们两都软了,老大才终于射在她嘴里。

  每天被老大照三顿操,你说能不松垮垮吗?没措施,你不是有好几卷当时录下的影带,有空拿出来回味一下好了。

  梁智薰:你们两个别说的好像都是我的错,如果不是我你们有机会玩到那幺俏丽的女人吗?还是处女呢!

  连震:是呀,当年多少人追那妞儿,全被她弃之如敝屣,一付自命清高的样子,要不是有这几卷录影带,要她就範还真难哩。

  她男朋友不是大医科的吗?到现在也只有亲亲小嘴,嘿嘿!他如果知道她女朋友那张嘴昨天还帮老子吹牛老子还射在她嘴里,拍了不少张底片,不知道还亲的下去吗?

  宋理干:你可千万别把影带流出去,那妞儿现在还任我们予取予求,全靠它了。

  我们自己知道就好了何必弄得人家身败名裂呢?

  梁智薰:别吵了,你们快看那个穿淡黄上衣的学妹,就是一头长发那个!哇塞,她不是前一阵子因为成绩优良,保送大法律系的赵若蕓吗?真美,没想到她这幺俏丽,我以前玩过的女人和她比起来简直是天差地远。

  小干,阿震,你们待会去摸摸她的底,看看有没有机会。

  一阵无声。

  干,你们两个是没听到我的话吗?还在发呆!

  连震:对不起老大,我我从来没看过这幺清纯,这幺美得女人,一时呆住了,我我马上去查。

  宋理干:老大,她真的好俏丽,那个身段,那双长腿,还有那张精雕细琢的脸蛋,我我也忍不住了。

  交给我们吧!

  数小时后,大学生餐厅里

  宋理干抱着一堆材料说:赵若蕓,岁,北一女中毕业,家境底本小康,年前因父亲车祸昏迷,目前住庆生安养院,已经欠安养院将近百万医疗费用。

  家中上有弟妹各一,所有经济重任都在她身上。

  高中时就因容貌出众,身材姣好长兼职作平面模特儿,前一阵子哪支轰动全台的洗髮精广告就是她拍的。

  目前尚无固定来往的男友,但是寻求者众多,其中有一个就是篮球队队长林万强。

  这妞儿好像对她也颇有好感。

  老大,那个林万强不是每次都和你呛声,这次我们如果把赵若蕓干到手,嘿嘿,岂不是替你出口吻!

  连震接着说:是啊,那家安养院不也是老大您家里的关係企业,是不是可以利用这一点?

  梁智薰想了想,点点头,阴阴的说:既然她们家欠老子一屁股债,我自然有措施,哼!你们等着看她在我跨下哀嚎吧!

  连震和宋理干忙异口同声道:老大,到时可必定要分我们一杯羹啊,她真是个难的的美女哩!

  梁智薰道:废话!玩腻了自然轮到你们享受!

  庆生安养中心院长室

  张秘书:少爷,您要找的那位病人的女儿赵小姐,已经来了,这些是她父亲目前的医药费,大约万,要叫她进来吗?

  梁智薰:叫她自己进来,旁边那位陪他来的男生叫她在外面等。

  没有我的容许不许任何人打扰,知道吗?

  赵若蕓今天穿着一套剪裁合身的粉红碎花小洋装,清纯略带稚气的脸上虽不施脂粉,但是一双灵动的大眼睛,配上甜腻的微笑,让好不容易能够陪她来的林万强,看的目眩神迷。

  赵若蕓对着陪她来的林万强吩咐了几句,请他在外面等他,晚上答应和他吃顿饭。

  只见林万强兴高采烈地点头道好,赵若蕓摇摇头甜蜜地笑了笑,转身推开厚重的铁门,踏了进去。

  宛如进到了另一个世界,外面的声音完整进不来,赵若蕓四处望了望,奇特的是底本认为是墙壁的处所竟是块落地窗式的大玻璃,她可以明确看见心上人正傻傻地笑着,不知在打算什幺。

  想到这心理甜滋滋的。

  忽然,赵小姐!一声阴森沈的声音把她从理想里唤醒。

  梁智薰:你可认识我?俏丽的若蕓小姐?

  赵若蕓:当然,你是那个恶名昭彰的三败类中的老大,梁智薰。

  你怎幺会在这里?王院长呢,不是他找我来的吗?

  梁智薰:谢谢你的夸奖,很不巧的,我除了是你的学长外,也是你们家的债权人,这家安养院是我老子的旗下企业,是我找你来的。

  赵若蕓:你想做什幺,为什幺骗我来这?

  梁智薰:别紧张,我只是想问若蕓小姐什幺时候要把欠我们的医药费缴清?王院长那老头就是太心软,让你们一拖再拖,我家可不是开慈善机构,你倒是给个交代。色五月天赵若蕓略带哭音,紧张地说:梁学长,对不起,刚刚我不该说你是败类,那都是别的学长姊谣传的。

  请你大人有大批,再宽限我们一阵子,我最近会努力赚钱,早点把钱还给院方。

  求你千万不要把我爸爸赶出去,这已经是唯一一家肯收留她的安养院了,我求求你。

  看着赵若蕓那清丽的脸庞,长长的睫毛轻轻地发抖,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含着泪水,就这幺望着自己,哀哀求饶。

  梁智薰终于笑了。

  没问题,这点小钱我还看不在眼里,不还也没关係,只是要付出点代价,尤其是像你这样的美女,那代价自然是你!

  若蕓一听,一阵冰冷从头凉到脚,差点晕了过去。

  本来这个从未见面的学长竟是如此阴险恶毒,落井下石不说,竟摆明要自己用身材当代价。

  一向守身如玉自视甚高的自己,怎幺可认为了钱做出有辱门风的败德事?但是眼前这些签名盖章的借据,却又不断提示她,如果他告上法庭,别说爸爸必须露宿街头,自己又如何能持续唸完法律系,更别谈栽培年幼的弟弟妹妹。

  着急之际,她望了望墙外的林万强,不知该不该和他商量还钱的事?

  分锺过去了,赵若蕓深深的叹的口吻,转头对着梁智薰说:学长,你说的话是否算话?真的不再*我们还钱?

  梁智薰笑着说:这个当然,我也明确盗亦有道,何况你也是一片孝心。

  如果你批準就请你把衣服脱了吧!我很忙的。

  赵若蕓清秀的脸庞一阵扭曲,豆大的泪水沿着粉嫩的脸颊滴落,在露出型领口雪白娇嫩的胸口上晕开。

  咬了咬牙,她猛的擡开端来,瞪了梁智薰一眼。

  伸出白净的双手往后解开背后的蝴蝶结,心想:罢了,为了疼我的爸爸,年幼的弟妹,就就义这次吧!只惋惜了自己保存了十多年的清白之躯,竟然就要这样糟蹋在这只禽兽手上,上天真是太不公平了!

  她却没注意到,梁智薰在她开端脱衣服的同时用脚按下了把持这间办公室摄影设备的钮。

  随着粉红洋装的飘落,连久曆花丛的梁智薰也不禁停住了呼吸,白净娇嫩的肌肤透出内里的粉红,雪白的胸肌虽然被粉红色的蕾丝胸罩所包裹,那骄挺的双峰随着赵若蕓细微的抽泣高低颤动,姣好的身型配合上天使般的脸孔,让